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PPT模板 > 现代艺术 当代艺术 英国最后一次现代及当代艺术大卖?

现代艺术 当代艺术 英国最后一次现代及当代艺术大卖?

倘使他安安分分的画了出来,写了个老老实实的上下款,未尝不过得去。他却偏要学人家题诗,请别人作了,他来抄在画上。这也还罢了。那个稿子,他又誊在册子上,以备将来不时之需。这也罢了。谁知他后来积的诗稿也多了,不用再求别人了,随便画好一张,就随便抄上一首,他还要写着‘录旧作补白’呢。

西格玛尔·珀尔克作品“Jungle”

今年上半年,苏富比拍卖行总成交额达到了29.1亿美元(约合18亿英镑),较去年增长了35%,接近2008年上半年的总成交额29.5亿美元。这样的好成绩主要得益于在上周四结束的、持续近两星期的伦敦印象派、现代及当代艺术拍卖。现代艺术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拍卖场中明显更占优势。上星期的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,这一领域在过去也是受经济衰退打击最大的。当代艺术在2010年时远远落后于印象派及现代艺术,目前看来它又迎头赶上来了,上星期实现了2.36亿英镑的成交额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02%。此外在上星期三,苏富比伦敦还以近1.09亿英镑的成交额创下了纽约外单场当代艺术拍卖的新高。

由此,我们可以做出几份观察报告。尽管从传统意义上来看,绘画——尤其是写实主义绘画——并不是必需的,但它目前正处于优势地位。在佳士得,培根的一幅肖像画被俄罗斯买家以1800万英镑拿下,彼得·多伊格(Peter Doig)描绘了西印度群岛河景的画作被美国买家以620万英镑拿下,西班牙艺术家米克尔·巴塞罗(Miquel Barcelo)的画作以400万英镑卖给了一位欧洲买家。在苏富比,德国20世纪60年代的新浪潮绘画也频频收获高价:西格玛尔·珀尔克(Sigmar Polke)的“Jungle”成交价为575.3万英镑,乔治·巴塞利兹(Georg Baselitz)的“Spekulatius”成交价为323.3万英镑。在这场拍卖中,来自Count Duerkheim收藏的欧洲——特别是德国艺术使美国艺术瞬间黯然失色。它们虽然被划分为“当代艺术”,实际上都来自上世纪50至60年代,它们的创作者也都属于老一代艺术家,或是已经去世了。

尽管今年上半年的拍卖成绩不俗,但是仍应对英国政府敲响警钟。欧盟计划明年在英国实施追续权的第二部分(第一部分仅适用于欧洲在世的艺术家)。第二部分规定,在于英国转售于过去70年间去世的欧洲艺术家作品时,将对其征税。这样的税收政策已经存在于欧洲本土了,不过还并没有在英国及欧洲以外的地方执行。英国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去说服欧洲议会:这样的政策并不能从那些富有的家庭中获得多大的利益,反而会进一步促使销售从欧洲转移,从而影响所有在健康的艺术交易中发展起来的附属经济项目(例如旅游业)。

没有多余的时间了。曾一度被看作是在欧洲市场利益中英国支持方的法国,现在似乎出现了原路返回的迹象。如果艺术交易者的担心成为现实,那么刚过去的两个星期将是英国最后一次现代及当代艺术的大卖了。

恶魔囚笼:艺术该如何挣脱权势的囚笼

20150204100132286.jpg

“书画”曾经是个雅词。当社会喧躁之际,很多人都天真地以为,书画还可以在浑浊的生活中撑起一片清净的土地。但当如此之多的蛀虫不断以“书画”雅好的名义侵蚀这片净土,甚至把“书画”当贪腐滋生的别样的温床时,这个词就不断从庸俗走向媚俗。

说实话,我并不知道这位河南省委原常委、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的书法究竟写得有多好,不管他曾经多么“笔耕不辍”,显而易见,他的“书法”跟他的官位境况一样迅速呈正比例,有道是:一盛一衰世情商冷暖,忽从忽违辩语出是非。乃至于他原为每平方尺上千元的作品遽变为“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”。其实,这些又都是不难猜测的“官场现形记”。

这些年,各种各样的书画展览,充斥其中的多是某某省市级的“书记”、“市长”、“主席”,这些领导非常热心,口号是“热爱艺术,弘扬艺术,推动艺术”。现在真的不同啦,书画艺术发展欣欣向荣,书画人才鱼挤龙门,笔墨纸砚供应不暇,办不完的展览,看不完的书画,听不完的好评,估不尽的拍价,美术馆、博物馆、艺术馆的门槛被踏得简直不知重建了多少次。展览上,楷书、行书、隶书、草书,各种各样的书法,轰轰烈烈,惊心动魄。其实,一目望去,很多就好像是疯子拿着扫帚在大街上乱舞,完了还到别人家的门前蹦蹦跳跳,自我吹嘘一番,这也是所谓的“普大喜奔”吧。看着一些敢晒出来的“作品”,不由得感叹:书画界真是生活充满希望的奔头。

不知读者是否还记得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有一章节写到,继之叫主人公起床,当听到主人公想把诗作寄到报馆刊登时,继之愤而慨之:“那一班斗方名士,结识了两个报馆主笔,天天弄些诗去登报,要借此博个诗翁的名色,自己便狂得个杜甫不死,李白复生的气概……后来偶然遇见,通起姓名来,人自然说句久仰的话,越发惯起他的狂焰逼人,自以为名震天下了。最可笑的,还有一班市侩,不过略识之无,因为艳羡那些斗方名士,要跟着他学,出了钱叫人代作了来,也送去登报。于是乎就有那些穷名士,定了价钱,一角洋钱一首绝诗,两角洋钱一首律诗的。那市侩知道甚么好歹,便常常去请教。”主人公原还以为继之未免说话刻薄,一杆子打翻全船人,接着继之说道“自然不能一网打尽,内中总有几个不这样的,然而总是少数的了。还有好笑的呢,你看那报上不是有许多题画诗么?这作题画诗的人,后幅告白上面,总有他的书画仿单,其实他并不会画。有人请教他时,他便请人家代笔画了,自己题上两句诗,写上一个款,便算是他画的了。”

随后,继之还给主人公不断讲搞笑的地方,比如“有两个只字不通的人,他却会画,并且画的还好。倘使他安安分分的画了出来,写了个老老实实的上下款,未尝不过得去。他却偏要学人家题诗,请别人作了,他来抄在画上。这也还罢了。那个稿子,他又誊在册子上,以备将来不时之需。这也罢了。谁知他后来积的诗稿也多了,不用再求别人了,随便画好一张,就随便抄上一首,他还要写着‘录旧作补白’呢。谁知都被他弄颠倒了,画了梅花,却抄了题桃花诗;画了美人,却抄了题钟馗诗。”

看到这里,我也禁不住笑得肚肠也要断了,只得学着主人公连连摆手说道:“你不要说罢。”现在的书画文艺圈不也是这样吗?一些官员毫不羞耻地在展览上“舞文弄墨”,还要借此博个“书画大家”的名色,自己便狂个赵孟頫不死,王羲之复生的气概……有的请枪手代笔,有的更由于不懂出丑却自以为是,周围马屁被拍得越多,就自以为真在书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,狂焰逼人得无耻。

中国的书画界是个权势大市场,商机无限,官味浓厚。一旦官场里的老爷没有挂个书画或文艺协会的“职务”,总觉得周身不自在。有些人还容易眼红,我瞅你,你瞅我,恨不得抢先一步到文艺界抢占“大家”的位置,得以上层次、上规模、上水平。不久前,刚有报道写“甘肃省书协共设有21名副主席,且其中4人是官员兼职”,更甚者,“陕西省书协副主席一度最多达到34人”,等等。如今的书画文艺界,真真应了那句话,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,可后面还得接上一句,“黄金屋中堆粪土”。粪臭熏天,乌烟瘴气,更扰得真正优秀的作品没法展现于公众面前,这是一种对艺术更大的伤害。

那么,在这股官场人士直奔书画界的大潮中,事实上究竟谁是“弄潮儿”?有人如此归纳了几种书画腐败行为手段,比如“利用假画收钱”、“击鼓传花行贿”和“拍卖炒作行贿”等。眼看书画文艺圈今日成这般,我们都已充分领教到贪腐的力量有多大,江河日下,雾霾盖顶。因此,我倒真希望有人能把这几十年的书画史好好写一下,让历史说话,让清正说话,赶紧帮帮艺术挣脱出权势的囚笼。


相关阅读推荐

最新更新素材…

平局可以接受 我们位置小组第6
受股东减持加息预期等影响 当年真不该去利物浦
疑似肩部受伤 FIFA赞张玉宁
厦门首批“6年免检”陆续到期 法官20天帮追回800万元国资
加速的KFC外卖食盒 kfc外卖网上订餐
“冠生园”一款月饼被检不合格 苦寻一个多月找到救命恩人
多特蒙德两位高层回击莱曼 奥塔门迪救主
扎哈有潜力加盟顶级球队 我的偶像是里克尔梅
偏偏里面又生“巨石” 厦门环境教育规定明年实施
【皇马历史上的今天】圣卡西首秀 公安机关整治涉网络诈骗